珊瑚の城

猫之瞳,狐之尾。

Entries

[坑坑洞洞]腿一個瑟奇坑


他已經很久沒有使用她的力量了。
四境和平,屬國歸順,連匪盜都因為嚴酷鎮壓而消失了大半。

只有很少的時候,她能隨了白龍一道脫離封印的束縛,並在那毀滅的光芒明滅的空隙里瞥一眼他的模樣。

她日復一日地在排滿石板的高大穹頂下徘徊,看牆面上燃燒的火炬在石刻上投下怪異扭曲的影子。守護的侍衛來來去去面孔從熟悉再變為陌生,而她就每一日攀著檐上石雕猙獰的頭顱,從他們的隻言片語里拼湊她所不能知曉的流逝光陰。

她看他一日日變得老邁,深邃蒼老的輪廓里依稀還殘著舊日隱約的輪廓。

有一日,她久違地在石板神殿外聽見他的聲音,滄桑嚴肅透了不可動搖的威嚴。
我的孩子,你將是未來的王。
這個王國這片土地,這無窮盡的財富,這無可匹敵的軍隊,乃至是神,我所擁有的一切都將是你的。
但是白龍,永遠只會是屬於我的。
無論誰,都不能奪走她。
和當年一般篤定堅決的口吻。
她突然感到恍惚,彷彿數十年的光陰都消散了,一切只是一場不真實的長夢。
可惜,不是呢。她微微揚起唇角笑容里泛著苦,陽光從房檐斜斜照下來擦過額發落上她攤開的掌心,透明的膚下淌著暖色的光,掌心卻早已失了溫。



接著在不久之後,

她看見他遠遠地站著,是年輕時那般意氣風發的模樣。
她再也無法進入輪迴,


長久的黑暗裡,她伴著冰涼石板冷硬墓磚不斷交替清醒和沉睡的日子,反覆再反覆墓室里時光寂靜得能聽見壁畫剝蝕的聲響。

不知道第幾次的沉眠結束,她睜開眼,感到墓室里空氣流動起來浮著騷動氣息。她聽見小小的窸窣聲隨了風送來,像是鞋底帶了泥沙摩擦地面。白龍銀色翅尖展開泛著微光,轉念間便穿過幾重墓道,一定神便看見角落裡鬼祟的影子。

盜墓者。
連表現驚訝的時間都欠奉,她感到耳畔的風鼓動起來,四壁震顫,悠長龍鳴響徹切裂靜止空間。
她看見他們抬起頭,火把映照下的面容瞬間便被驚恐所扭曲。
巨龍口裡有光點聚集,微小的光芒迅速聚集起來,愈發增加了亮度透著可怕的壓迫感。
入侵者喚醒白龍守衛墓室的本能,它從不猶豫,它毫無憐憫,它的力量幾可匹敵神,它將抹去一切,絲毫不留。
SETO大人,是至高無上的王。
打擾他的安眠,是無可饒恕的罪孽。無視耳邊驚恐的喊叫,她低喃,垂首掩去複雜眸光。
光芒越來越明亮,最終灼目如太陽。
她什麼也沒做,只在那刺目光芒伴著絕望嘶喊將一切抹去時閉上了眼。


她突然覺得心痛難忍,胸口脹痛著,眼裡卻沒有淚流出。
SETO,我記得的,你忘了多少?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绍

夕海

Author:夕海
别名:猫狐、Suite
生性怠惰、多血质和黏液质混合人格,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但是没有恒心。
喜欢樱桃、橘子,绿茶味和风糕点,白巧克力和猫。
讨厌烟味,蒜头和姜。
不听音乐会死。
音乐主食:片雾烈火、霜月、奥华子、kalafinee etc
动漫杂食。

雌性同人写手但不是同人女。
BG控,BLGL萌爱不可。
雷穿越,雷自Y。

邮箱:mimirockman囧hotmail.com
囧→@

信条:“先挖坑,再死在坑里。”
——海因莱特笔下地战工兵座右铭。

最新文章

计数器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