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の城

猫之瞳,狐之尾。

Entries

【英文海琪同人翻譯】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chapter I

已得到作者授權.WARNING:無端轉載禁止。

授權翻譯許可:

Dear mimicatfish,

I'm very honored that you enjoy and want to translate my story! I'd be thrilled to see you translating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into Chinese. I have one request first, though: could you please send me a sample translation first before posting anything online? (I can read Chinese, so I'll be able to enjoy your translations!) Some bad experiences in the past have made me a bit wary. It's just a precaution, hope that's not inconvenient!

Please don't feel stupid, my email isn't displayed on my profile, and I love getting Private Messages from readers. :)

Thanks so much for wanting to translate TWCSR!

reader13lovesbooks
Dec 27th 2011, 1:11pm

海琪英文同人翻譯,出自fanfiction。
作者:reader13lovesbooks
翻譯:夕海
直譯主,偶有譯者根據中文習慣做出的意譯和部份修改。
PS:……發覺越翻越開始亂掰了= =,感覺上好像加了不少我的個人意識進去……orz
原文鏈接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假如你活在昨日,你就会死在今朝。

一、三年前

閃電烙印在暴雨滂沱的天空,照亮了房間,短短一瞬間照亮了海馬瀨人俯臥著的,正被無形的惡魔所困擾的身影。
長長的,白色的髪在他面前舞動,她像屏障一樣站在他面前。
年輕的男人依然沉睡著,他的手在枕邊緊握成拳,指甲幾近撕裂枕頭。
藍色的眼睛,曾經充滿生氣,現在被死亡所籠罩,遲鈍而陰暗。
他幾近語無倫次的低語在寂靜的臥室內顯得喧鬧:“愚蠢……不……請……和我在一起……”
猶如天使一般的,她的嗓音,讓他的名字聽起來極其悅耳:“塞特……”
“不……”
“塞特!”
“不要做……”
“塞特!”
“琪莎拉!”海馬瀨人喊出了聲,凝視著某種只有他能看見的東西,當閃電再一次照在他驚懼的面容上時。“琪莎拉……”冰涼的被單在他身體前傾時堆在腰間,他的手肘支著膝蓋,臉深深埋入手心。“琪莎拉……”
三年了,自從他看見那個女孩以來三年了。
不,那并不准確。是的,自從他被送回古埃及以來三年了。但是她自從那時起便時時在他的夢中出現。他能從她的死亡帶來的噩夢中得到暫時解放的唯一時間便是在戰爭的高潮時期,當無辜者的血流過街道,使得戰場附近的河水都變成紅色的時候,全世界的政府都要求他讓海馬集團重新為他們的國家製造軍火。某些夜晚他如此努力工作以反抗那些嗜血的雜種,以至於根本忘了睡覺。
“琪莎拉……”
他發現自己的手無意識間伸向放在床頭櫃上的那副卡牌,並立即拉回了違抗意識的身體部份。
自他最後一次觸碰他的决鬥怪獸卡,已經三年了。
他曾今試圖告訴他自己,他停止玩卡是因為那場戰爭比其他任何事都優先(除了圭平)。沒有時間决鬥,沒有時間比賽。但是,當他凝視著那副蒙塵的卡組時,他明白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他再也不願意看見他的青眼,更不要說用它了。
“琪莎拉……”
戰爭已經結束了。已經過去快要一年了。和先前的兩次世界大戰相比,這一次戰爭相當短暫,持續甚至不到兩年,但是帶來的損傷仍是巨大的。戰爭、死刑、拷問、屠殺、叛亂。還有“自然災害”——颶風、海嘯、地震、龍捲風、大量的雷暴。
童實野市依然存在真是個奇跡。當然,它主要是一個遊戲城市,但是如果海馬集團重返武器製造業(這將發生在瀨人的尸首之上),童實野市將一定會被當做目標。
所以當這個國家的其他地方,這個世界的其他地方,仍在從戰爭中恢復的時候,童實野市的生活依然如初。
除了海馬瀨人。
“琪莎拉……”
某些東西緊緊抓住了他的內心。魔法,科學,幻想,現實在某一天被鎖在他心中某個深陷的地方。如果他不為那個女孩做些什麽的話,他肯定會瘋了。或許,他已經在通往瘋狂的路上了。
瀨人越過决鬥盤拿起他的手機,翻開它撥通了他幾個星期前想起的,以備他做出這一決定的號碼。事後回想起來,第一聲電話鈴響起的同時他瞥了一眼時間,清晨3:19。這個時候應該是埃及早晨的中間。
她在第三聲電話鈴響起時接了電話:“你好?”
“伊西斯,這裡是海馬。”他從緊咬的牙關中逼出接下來的話語,“我需要幫助。”
一個停頓。“我在聽。”
瀨人做了個深呼吸,準備迫使自己進入遊戲和他那群怪異同伴的世界里,那個每個人都相信魔法、彩虹和陽光的世界。“三年前,我去往埃及的時候,你告訴我去那個法老和神官决鬥的石板……”
“和其他人一樣,你也被送回了五千年前,對嗎?”
他現在寧願自己被送到精神病院。“遊戲試圖解釋的的所有關於輪回和黑暗决鬥的事情對我來說都是胡言,不過我還記得一件事,所以現在,我需要你的一個答案。”
“是什麽?”
“青眼白龍的石板,是否還存在?”
他幾乎能聽到一根針掉在開羅某處的聲音。“啊,”伊西斯終於開口了,“對琪莎拉的事你終於下定決心了。”
瀨人繃緊了下頜。“那個石板是否存在?”
“是的,它被保護的很好。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期待你的到來?”
“我將乘坐早晨的第一班飛機。”他已經起身并開始將物品拋入他的行李箱。
“雖然有些冒昧,我還是建議你向武藤遊戲請求幫助。”瀨人皺了眉,全然知道伊西斯看不見他,但是她似乎總是有辦法判斷他的表情。“法老的靈魂仍然寄宿在千年積木中,他擁有無窮的智慧,尤其是對於你計劃要做的,從未經歷過的事。”
“還有什麽,”瀨人咬牙,“我應該計劃的?”
“從石板中釋放琪莎拉,找個時間去向遊戲請求幫助,當完成你的計劃后,打電話給我。”伊西斯挂了機。
即使沒有她的“預知未來”項鏈,伊西斯仍然對令人不安的未來直言不諱。
瀨人倚著窗戶,指尖敲打著玻璃。暴風雨已經平息,夜空中顯出一絲玫瑰色的微弱曙光。向遊戲請求幫助?够了,他還沒有那麼絕望。
再一次,他對他去到埃及后該做什麽毫無辦法。對著雕刻的石頭眉來眼去直到某個古老神廟塌在他身上?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武藤遊戲有某種意義上的雙重人格,身高上的區別是很難否認的。
“也許那個垃圾中確有一個事實,”瀨人喃喃低語,不知不覺地呼應了三年前自己的話語。
敲門的聲音將他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出,這時圭平將頭探入他的房間:“哥哥?你還好嗎?我想我聽到了什麽。”
瀨人轉過身看著他睡眼朦朧卻一臉憂慮的弟弟。“我沒事。回去睡覺,圭平。”
“你要去哪兒?我聽到你和別人說要坐飛機外出。”
瀨人將筆記本電腦拉向自己開始為他的外出制定計劃,“埃及。我不確定我要離開多久。”
“是爲了我聽見你早先喊出的那個叫琪莎拉的女孩嗎?”瀨人僵住了,但是沒有抬頭看向圭平。“遊戲告訴過我,你們三年前去埃及時發生過什麽事。他說你在那裡,他告訴我一個叫做琪莎拉的女孩變成了青眼或者其他什麽。”
“去睡覺,圭平。”
圭平挑眉,他曾預想哥哥會咬定那些魔法都是幻覺是不現實的,而不是妥協的歎息。“好吧,我會和你一起去。”
現在瀨人抬起頭了:“不,你要留在這裡。”
“爲什麽?”
“因為——”太危險?有什麽危險的?瀨人盯著電腦屏幕足足一分鐘。現在是夏天,所以他不能說圭平會誤了學習。而且圭平也曾試圖說服他去度假。至少圭平從來沒有抱怨過。“好吧。”
又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哥哥妥協得比他預想要快。“好極了。”圭平轉身欲走但又停了下來,“你也會邀請遊戲和他的朋友,對吧?”
“好!”如果全世界都極度希望他邀請那群怪人,那麼好。

當鐘剛剛敲了八下的時候,瀨人便大步踏入了武藤雙六的遊戲店。那個老人帶著營業用笑容抬起了頭,但是當他看清進入他店面的人的時候,歡迎的問候便消失在了他的嘴唇上。“海馬先生。”他謹慎地開口。
“武藤先生,”瀨人僵硬地回應。他和這個老人的决鬥是他寧願忘記的某件事。“遊戲是否剛好在附近?”
“我會去看看他是否有空。”老人從後門中退出去,懷疑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瀨人直到那扇門搖晃著關閉。在接下來的十分鐘里,瀨人不耐煩地等著,冷淡地瞪著店裡各處各種各樣,五彩繽紛的展示品。他在幾年前就已經撕毀了這裡唯一一件有價值的東西。
門又一次搖晃著打開,遊戲踏進了店裡——還有和他一起,更讓瀨人懊惱的,城之內、本田和杏子。他們全都看起來衣衫不整,一部份還穿著睡衣,帶著雜亂的頭髮和朦朧的睡眼。
“喲,有錢少爺,又弄了一櫃子行頭?”
“至少我的審美會比睡衣派對款高得多,”瀨人冷冷地回答。難道這個蠢貨真的期望他仍舊穿著三年前决鬥城市時同樣的的白風衣?
在面對瀨人之前遊戲給了城之內一個警告的眼神。“海馬,我們能幫你什麽?”
好極了。光是請求遊戲幫助已經夠有失身份了,然而在另外三個面前?門都沒有。“我準備去埃及進行一次旅行,或許你會感興趣。”
遊戲頓時精神一震:“怎麼回事?”
“就讓我們認為這件事和青眼的‘魔法’石板有關。”
那個矮個子的少年眼睛亮了起來:“所以你來找我並且開始相信它了!”
“我沒有那樣說!”瀨人厲聲反駁,“老實說,我根本不關心你那些神乎其神的幻想是否真實。我唯一在意的事情只是得到那塊石板。”
遊戲鎖緊了眉頭。“這和琪莎拉有什麽關係嗎?”
“沒有。”它和琪莎拉有一切的關係。
“那麼你為什麼來這裡?你需要我做什麽?”有著三色頭髮的他問道,一臉困惑。
要是他自己知道就好了。“我在埃及的聯繫人認為我來向你的另一個人格尋求諮詢是最好選擇,也許你還記得她。”
“伊西斯?嗯。”遊戲若有所思了一分鐘。當他再次抬起頭的時候,他已經做了決定。“現在看來,如果我加入你的旅程,這將是最好的。”
“什麽?遊戲,你甚至都不知道海馬打算做什麽!如果他又想要奪走你的神之卡之類的怎麼辦?”城之內問道。
瀨人對那個金髮的敗家犬投去一個冰冷的平視。“如果你還沒有注意到,已經有很多比决鬥怪獸更重要的事在過去幾年裡發生了。”
“別拿戰爭擠兌我,死有錢人!”城之內大聲反駁,舉起了拳頭,“當你坐在你的摩天大樓裡時,我正在前線戰鬥!”
瀨人挑起一邊眉毛。“你真的參加了軍隊?”
城之內發出一本正經的竊笑:“從來沒說是軍隊,在那些瘋子手下戰鬥?想都別想,當你在安全的地方用你的所有的錢為自己謀求生路的時候,我正在將暴君拉下臺!”
瀨人微眯起了眼。“錯,我從來沒有為我自己謀求生路。”
他讓思緒沉浸了片刻,這被杏子頭一個發現:“圭平?他們——他們選中了圭平?”
“那個將徵兵年齡降到十四歲的軍事獨裁者的瘋狂藉口。要為某個人謀求生路並不都是那麼容易,尤其當你想要救的那個人並不被他所重視。”當宣告圭平參加戰爭的通知到達的時候,瀨人幾乎打碎了書房中全部易碎品,而且差點將幾位白宮副官去進行長期治療。即使面對整個海馬集團施壓的威脅,福克斯,這位以某種方法接管了政府的前將軍,依然拒絕與瀨人接洽,反而寧願強調將孩子們送去戰壕中。至少某些甚至健全的白宮工作人員決定他們可以為一個孩子破例。
哼,城之內還能活著是他走運。沒有人能確定誰勝利了。在福克斯死亡之後,不管是反叛軍還是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政府,都宣稱了勝利,儘管各方的損失都是巨大的,尤其是反叛軍。當一個更能勝任的總統被迅速地選舉上臺后,美國政府便轉變回了這次短暫軍事獨裁前的共和政體。
“——依然不確定你需要我做什麽。”遊戲的聲音將瀨人拉回了談話中。
“你可以照看圭平,或者僅僅繞著金字塔旅行,或者其他你想做的任何事。我肯定你會有一些用處。我和圭平將在明早九點出發,所以在那之前做出你的決定。”
“那麼這意味著我們剩下的人也可以一起去,對嗎?”當瀨人正要走開時本田出聲問道。
瀨人咬緊了牙。“是。”
“真了不起,免費度假。”
在殺人的衝動沒頂之前,瀨人離開了那家店。在回程的車上他強迫自己的神經平靜下來,并開始意識到,在他黎明前的步調中他從來沒有產生過想法。他和圭平即將和那群怪人一起出發去埃及,進行一次生死攸關的旅行,幾天,幾周,誰也不知道多久,而且迄今為止的所有計劃就是他必須去見到那塊青眼的石板。
或許去拜訪一次心理醫生已經迫在眉睫了。
一間店面引起他的注意。“停車。”司機立即服從了命令,“我很快回來。”瀨人踏出豪華轎車,趾高氣揚地走進那家書店。這是一個小小的,安靜的私營場所,那個十幾歲的收銀員給了他一個缺乏熱情的招呼,甚至都沒有從她的雜誌上投過一瞥。
一個標誌指引他來到了店面後方,瀨人瀏覽過那些架子,跳過亞洲、非洲和希臘的古代神話,直到最終他找到埃及。他挑出一個可能的標題并瀏覽了索引。“卡”被絕對充分地挖掘出來。他正要轉身,突然另一本書吸引了他的注意。
《决鬥怪獸的神話起源》。
哼。瀨人拿起了它,在看到作者名字的時候皺起了眉。帕伽索斯。在意識到之前瀨人幾乎要將這本書強行塞回架子上。和那個獨眼的怪人一般令人毛骨悚然,這本書或許真的有相關的信息。仍是皺著眉,瀨人把那兩本書夾在胳膊下,往櫃檯上丟下一張百元大鈔,在那收銀員驚訝地抬起頭來時便走出了視野之外。
在轎車繼續返回宅邸的行程中兩本書就躺在瀨人的膝上。那本神話書的封面有著典型的斯芬克斯像和金字塔。帕伽索斯的那本則有著一幅圖畫,兩個古代埃及決鬥者,青眼白龍和黑魔術師在他們之上盤旋。幾乎是伊西斯的石板的一份精確複刻。
那個有著黑魔術師的決鬥者註定是武藤遊戲,這不會更明顯了,那個頭髮就可以自然而然被辨認出。如果那個是遊戲,那就意味著另一個決鬥者是——
瀨人帶著敵意地打開書,怒視著帕伽索斯玩笑般的解釋,封面是藝術家對於武藤遊戲和海馬瀨人作為古代埃及決鬥者的一種復原。
决鬥怪獸是在一次去往埃及的旅行中得到靈感的,讀著帕伽索斯的介紹。有信仰認為古埃及人使用各種生物的“卡”進行黑暗决鬥,這些生物被封印在巨大的石板中,直到有魔力的神官們從石板中召喚這些怪物為他們决鬥。儘管這些石板很多都被時間所毀滅,有一些到今天仍然被保存在被看護著的遺跡中。也許它們是超自然現象的殘留物,仍和我們,這些無信仰之人在一起。
在這段介紹的下方是一張照片,瀨人的目光落在那個圖像上,那個雕刻著他决鬥盤中最突出的怪獸的石板。
他猛地合上書。不管是不是魔法,不管怎樣,他都要去得到他的答案。

作者的話:呵呵,希望我沒有得罪各地的遊戲王粉絲^_^,是的,闇(他將被提到最多,儘管法老也會被用到)仍然在積木里。我很多年沒有看動畫了,而且我只是在視頻網站上略看了一下那些視頻,也只是從維基網頁上得到關於塞特和琪莎拉的主要信息,所以我並不算是個專家。
被提及的戰爭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是我自創的——我不認為動畫有給出關於人類戰爭的任何線索。正如上面提到的,它持續不足兩年但是帶來了巨大的傷亡,大多數人都認為它是被福克斯將軍推翻總統以及他的軍事獨裁所煽動,但是在起因背後也帶有神話的原因。關於戰爭稍後會有更多的解釋。我也不是個埃及神話的專家,我大多數都是依賴維基百科,但是如果有人稍後願意幫幫我我將非常感激: )
預告:瀨人、圭平和遊戲以及他的朋友們在埃及見到伊修塔爾家族。

翻譯的話:……雖然這麼說對作者很不敬,但是翻譯的時候還是覺得心裡翻滾不休著吐槽啊!社長你真的讓人……(捂臉扭頭錘地
總、總之,這裡只盡職盡責按原文翻譯,吐槽神馬的都壓在心裡(抖動)。作者英文水平也就是半桶水,翻譯過程各種腦補加意譯和胡亂發揮,所以歡迎各位指正翻譯錯誤,在此先寫過(土下座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绍

夕海

Author:夕海
别名:猫狐、Suite
生性怠惰、多血质和黏液质混合人格,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但是没有恒心。
喜欢樱桃、橘子,绿茶味和风糕点,白巧克力和猫。
讨厌烟味,蒜头和姜。
不听音乐会死。
音乐主食:片雾烈火、霜月、奥华子、kalafinee etc
动漫杂食。

雌性同人写手但不是同人女。
BG控,BLGL萌爱不可。
雷穿越,雷自Y。

邮箱:mimirockman囧hotmail.com
囧→@

信条:“先挖坑,再死在坑里。”
——海因莱特笔下地战工兵座右铭。

最新文章

计数器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