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の城

猫之瞳,狐之尾。

Entries

某篇本来要坑掉的09年旧稿

当初的风格和现在差别太大了,我觉得应该是写不下去了= =
不过也有近两千字丢着可惜干脆就先放上来好了……

Written in water(转瞬即逝)※
海马濑人X琪莎拉 ※
架空、血族背景。
因为作者功力不足,可能存在性格扭曲问题,请见谅。
——谨以此文献给最爱的社长大人和琪莎拉。


——相比起那近乎永恒的漫长时光,短短数个年岁不过是比昙花一现更短暂的存在。
-Ⅰ-
Seto再次踏上罗马尼亚的土地时,那个夜晚的下弦月在雾霭中显得过分苍白,那时大概是距他接受初拥①以来的近似第一千个年头。
对于血族延绵不绝的漫长生命来说,人类或是别的生物所珍视的时间,对于血族来说只是种失去存在感的虚无。
即使暌违近千年的漫长岁月,他回想起自己当初听到类似“恶魔”“灵异事件”等词语时,那瞬间从心底深处升起的厌恶和睥睨,记忆仍如同初生生命皮下涌动的血液般鲜活。只可惜在他向来不屑相信的命运安排的荒诞戏码在千年前的子夜上演之后,当初自己所抱持的高傲嘲讽态度对这十个世纪来的每一个年岁都是绝佳的讽刺。
Seto向来是个厌恶回溯身后时光的人,相较起以记忆为精神寄托的某些同族,只会望向未来的他似乎活的相对自在些,只是他生来绝好的记忆力总是让他无法忘记某些想忘记的东西。

灯光在玻璃杯边缘投下昏黄的弧,盛于杯中的各色酒液在酒客们的觥筹交错间醺醺然地晃荡,一圈又一圈。宴会上衣着华贵的人们,一次次地举杯,轻声细语地互致祝福,然后优雅地啜着杯中的酒——每一个动作都万分高贵而得体。
褐色发的英俊男子独自端坐于大厅一角,漫不经心地轻微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血一般艳丽的酒液在杯中画着圆满的弧,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一点点地,散发出诱人的醇香。人类所谓上流社会的应酬交往,虚情假意的恭维和问候,这位梵卓②的Methuselah③在这一千年间实在看得太多。
……这几乎是千百年来每一场类似宴会的复刻。当Seto瞥见那些衣着华丽的“大家闺秀”们羞答答投来的饱含热情的目光,并例行以暧昧的眼神和微笑回应时,脑中只剩下这个念头。若不是为了履行所谓的职责和义务,这样拖沓的夜间活动,若还加上舞会,那漫长的持续时间会一点点磨去他的耐心和贵族式的矜持——越发迫近的黎明对血族来说就像是毁灭的前奏,那壮美的日出将会赐予他们彻底的毁灭。
况且……

座钟的指针慢慢移向了2。
又一支舞曲接近了尾声,臂弯里的那个年轻女人却毫无停止的意思,在一个又一个旋转的间隙里,女人绵软的身子渐渐贴上来,她的肢体蛇一般纠缠上他的,被刻意压低的挑逗性的话语,暧昧的暗示眼神……虽然他向来厌烦记忆那些所谓贵族的故作高贵的冗长名字,但这被他依稀记得是某名门望族的尊贵小姐如此聒噪的举动实在与她的身份不相符合。
他厌烦地扭过了头。
血红的酒极其缓慢地滑入喉咙,喉间却骤然升腾起强烈的干渴感觉,一种非生理意义上的饥渴感一点点攫住神经,唇下匿藏的獠牙正蠢蠢欲动地渴求着下一场猎杀……
距离上一次猎食,似乎过了太久的时间,缺血带来的短暂晕眩和难耐的猎食欲望正一点点涌上来。
身侧女子浓烈香水味掩盖下的血液醇香慢慢弥漫进鼻腔,若有若无地撩拨着神经。
……真该死。
“噢……对不起,先生……” 那女人在又一次旋转的时候突然身形一晃,
站立不稳一般地,整个身子就这么扑过来。她一面不住说着虚情假意的道歉话,一面却把搭在他胳膊上的手臂越缠越紧,身子也越贴越近。他看着对方挂着做作的惊慌神情的脸上,那毫不避讳的赤裸裸的挑逗眼神,突然觉得一阵反胃。
他在久远的时光的磨蚀下艰难保持的,作为人类时引以为傲的高傲和自持,在愈发膨胀的血族本能压迫下早已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也罢。
“哦……先生,请原谅我的无礼……”察觉到男子的毫无抗拒,女人试探着将手顺着对方的胳膊滑上肩膀,手腕却被轻轻握住。
“……美丽的女士,您看起来似乎不太舒服。”他俯身扶住女人的身子,嘴角的弧度是带着暧昧的完美,“请让我送您回去吧。”
“哦……我……确实有点头晕……那真是,有劳您了,尊敬的先生……”
“这是我的荣幸。”
他不着痕迹地舔了下嘴唇,瞳孔深处升腾起血色的红。
-Ⅱ-
罗马尼亚的黑森林,树与树间,枝叶慌乱地摩擦,沙沙作响。惊慌的振翅声,凄厉的啼鸣,树梢飘落下几片黑色的毛羽。
枝叶缝隙间漏下点点月光,湿软的黑泥,凌乱的足迹,潮湿的空气里,血味蔓延上来,刺鼻的甜腥。
墓碑上天使的白色的翼,沾染着黑色的干涸的血



注:
Embrace——初拥。 把一个人类转变为吸血鬼的过程。需要先吸干对方的血,再把一些吸血鬼的血回灌到对方体内。
《Ventrue 族》梵卓 族

文雅,贵族化的 Ventrue 是密党的领导者。他们维护着密党的基础,在密党最危险的时候指挥成员们度过难关。即使到了现代,大部分城市的亲王也由 Ventrue 的成员担任。在古代,新的 Ventrue 成员要在贵族,富商或者其它上流社会成员中挑选。到了现代,则从商业世家的成员,社团领导者或者政治要人中选出。不管他们生前是干什么的,Ventrue 成员负责贯彻监督古代戒律的实行,并且决定密党的方向。如果你问一个 Ventrue 成员他们氏族所起的所用,那么他会回答说潜藏戒律全靠他们来维持执行,如果没有他们潜藏戒律就不会被执行,如果潜藏戒律不被执行那么血族将不复存在。虽然他们和Toreador 成员一样经常出现在上流社会,但他们对炫耀自己和闲谈不感兴趣。有些其它血族误认为他们傲慢而贪婪,但是对于 Ventrue 成员自己来说,领导人的角色带来的负担远比荣誉要多。
Methuselah这是传说中的血族,他们活了一两千年之久,算是第四或第五代的血族。据说他们的身体在长年的岁月中,产生很大的变化。然而很少人确定他们是否存在,毕竟经过如此漫长的岁月,就算是不死之躯,也可能因为疯狂或厌世而毁灭。如果真有存活至今者,也必然不问世事,不会加入任何组织。而且,无庸置疑地,他们绝对拥有十分强大的异能。


Comment

No title 

如果我說我在等社長咬奇莎拉一口你會繼續寫嗎XDD(揍(這家夥
  • posted by 懺懺子 
  • URL 
  • 2011.08/02 09:34分 
  • [Edit]
  • [Res]

No title 

可是風格變了很難續寫了喲(挖鼻
  • posted by 夕海 
  • URL 
  • 2011.08/02 16:52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绍

夕海

Author:夕海
别名:猫狐、Suite
生性怠惰、多血质和黏液质混合人格,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但是没有恒心。
喜欢樱桃、橘子,绿茶味和风糕点,白巧克力和猫。
讨厌烟味,蒜头和姜。
不听音乐会死。
音乐主食:片雾烈火、霜月、奥华子、kalafinee etc
动漫杂食。

雌性同人写手但不是同人女。
BG控,BLGL萌爱不可。
雷穿越,雷自Y。

邮箱:mimirockman囧hotmail.com
囧→@

信条:“先挖坑,再死在坑里。”
——海因莱特笔下地战工兵座右铭。

最新文章

计数器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