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の城

猫之瞳,狐之尾。

Entries

【练手】短篇集合(不定期更新)

海/瑟琪 Only
随意取用御题,短篇练手,无处可用的梗堆砌。
或许日后会取用作为别的篇目的内容,但是目前就只是这样短短的不相干文字堆积在一起而已。
不定期更新。



之一 七十题/草藤 010 被溺爱的渴望


这一晚,她第三次被自己的咳嗽闹醒,睁开眼感到难耐的焦渴折磨着咽喉。
翻身拉亮灯,手伸出去才发现杯里的水早就凉下去像融了的冰,她试图起床去换一杯却怎么也使不上力,咬紧牙关甫撑起身便一阵晕眩,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然后便黑下去,缓过神后背上已是出了一层冷汗。
流行性感冒和它附带的呼吸道感染来势汹汹,即使是医生宣称的特效药也没法担保她哪怕一个小时的安稳睡眠。

摇摇晃晃倒了水回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再倒出几片药吃下去。体温计的读数比之前降下去了一点点,但是就算是把被子和厚外衣都裹在身上她还是觉得冷。
握着热水杯取暖的时候她摸索着取出枕边的手机,期待中的药物引发的睡意迟迟未至,头脑早已像上了锈一样迟钝起来,她盯着开机时发出蓝光的屏幕很久才想起自己想做什么。

只是突然想,找个人陪着。
哪怕只是通电话也好啊。

家人都在遥远的地球那端,房东太太上周回了乡下探亲,A子上个月已经出了国,Y小姐前天刚刚被发配去北海道出公差……别的朋友虽然都在邻近,但是并没有亲密到可以在这么迟的夜里理直气壮打扰安眠的程度。
在一声一声咳嗽的间隙里她翻着通讯录目光茫然起来。
最终光标停在了一处,那个熟悉的名字在浅色背景下微微发亮。
愣神间屏幕突然就暗下了去,她动了动手指按亮,片刻后又再重复一次,动作神态满是谁也看得出的犹豫。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在公司加班吗,或者是在家里工作呢。又或者,一反常态的,已经休息了呢?
就算打过去又会怎么样呢,也许她在听到他带着被打扰的不悦的问话的那一刻就会先打退堂鼓。或者,要怎么开口呢?思来想去也不知道怎样组织语言,即便是对方知道自己生了病,又会怎么说呢?
或许,会是这样的对话吧:
“那么我让矶野现在就备车送你去医院。”
“不,不用那么……不必要去医院的。”
“确定不需要?”
“不是很严重的……”
“那么,好好休息。”
……之类的吧,连对方语气的变化起伏她都几乎可以想象勾勒出来。

“真是……”她垂头丧气地把脸埋入双膝间,药物终于生效,睡意姗姗来迟她几乎握不住电话,半梦半醒间她攥着最后一丝清醒吐出埋怨:“……为什么,濑人你总是那么……”

不解风情啊。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绍

夕海

Author:夕海
别名:猫狐、Suite
生性怠惰、多血质和黏液质混合人格,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但是没有恒心。
喜欢樱桃、橘子,绿茶味和风糕点,白巧克力和猫。
讨厌烟味,蒜头和姜。
不听音乐会死。
音乐主食:片雾烈火、霜月、奥华子、kalafinee etc
动漫杂食。

雌性同人写手但不是同人女。
BG控,BLGL萌爱不可。
雷穿越,雷自Y。

邮箱:mimirockman囧hotmail.com
囧→@

信条:“先挖坑,再死在坑里。”
——海因莱特笔下地战工兵座右铭。

最新文章

计数器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