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の城

猫之瞳,狐之尾。

Entries

【试阅】社长生贺 x 溯光

咔嗒,咔嗒。
少年跪坐在地毯上,双膝以下埋在厚实的羊毛里,沾了满满的灰。
这个房间拉开了它的每一扇窗户前的每一道窗帘,光却不进来,只象征性在窗前地上投下方方正正一小块,在满室的灰暗里气息奄奄。
翻,转,拼合,在掌心里,翻动着坚硬的碎片,每一片都失了温,仿佛浸在冷水里的生铁。
他的目光似是很专注于手头,又像是什么也不在意,视线茫然地,撒网一般落在地面,找不到焦距。

咔嗒,咔嗒。
生冷的表面彼此咬合,结茧一样渐渐搭起残缺的弧。
他抬手沿着惯性伸向身后,在某个高度踟蹰片刻,再稍稍下压——指尖触到灰土里粗糙的毛料。
然后他回身,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剩下。
“拼图的碎片……不够了。”
“不去找,不去找不行啊……”几乎没有迟疑,他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向门走去。
脚踏在厚重地毯上,没有声音,甚至连踏上去的感觉也不十分真实。

他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有一种渴求在他模糊的意识里挣扎,火燎一般。
……要找到……

门外是一条长廊,漫长走道两边的墙上排满了房间,所有的门都开着,所有的门里都没有光。
他极缓慢地环顾,发现走廊两边都伸进不可测的黑暗里,看不到尽头。
然后他选了一边,下意识地迈动双腿,像是被彼端的什么驱使着一样。

像是某种触发式的放映设备一般,当他的足音接近的时候,每一道门扉里面都会亮起微弱的光,然后有失色的影像皮影一般显现。

他走出第一步。
左边的房间,一个年轻男人高傲的声音:“好了,失败的话是绝对不允许的。”
“要是赢了的话,杀了也无妨。”盛气凌人的口气。
他踏出第二步。
右边,相似的声音,命令般,决断的口吻:“无论如何都要把青眼弄到手,不管用什么手段!”
他迈出第三步。
此回参杂了一个中年男人悲愤的责问:“是你害死了社长,你这个杀人凶手!”
回答是冷冽的漠然:“都说多少次了,明白么……都说了,和我没关系的。”听不出一丝的踟蹰。
“杀人凶手!”
那声悲愤的嘶喊被夹断在门扇间,他又站在下一个门口。
“恭喜,濑人少爷。”一个毕恭毕敬的声音。
“这下全部的筹措就整备好了。”相熟的嗓音稚嫩了许多,却透出可怕的老成。
“这下海马株式会社就是我的东西了!” 藏不住的狂喜。
而后他继续前行,门里透出的稀薄棱形光斑打在面颊上,左,右,左,右,明暗相接。

左。
“累坏了吧,圭平。”
“啊,得去了,抱歉呢。”
“那个,哥哥……”更加稚嫩的声音,恋恋不舍地欲言又止。

右。
“这什么鬼东西!”伴着某种纸制品摔出去时划破空气的杂声,一把粗重的男人声音响起,气急败坏的语调,似是责骂。
“你以为就靠着破烂就能守住我的公司吗?”很重的摔打声。
“别开玩笑了,再给我重做一次!”

隐约听见极细微的啜泣。
……然后声音随着他的脚步被截断。

再向前。
“哈……濑人,很快你就要做哥哥了哦。”饱含着慈爱的,很轻很轻的声音。
那一刹那涌上心头的温暖感觉……几乎都要被忘却。

他一直前行,两边相似的墙面缓慢地后退,一模一样的背景让他觉得自己总徘徊在一个地方。
绝望的,失去方向一般的,裹足不前。
好像是走了很久,面前的路仍是辨不清的昏暗,脚步声在狭窄廊道里磕磕碰碰,模模糊糊地粘附在脚跟后,一点一点磨蚀掉某种类似毅力的东西。

……门。
突然间就走到了尽头,他抬头,看那几乎触到了天花板的黑色门扇,厚重的木材沉默地矗立着,黄铜的门把在微弱光线里泛着黯淡的亮色,几分的诱使。
“这里是哪里……?不清楚。”
他迟疑着抚上那门扇,灰尘缠上指尖,细碎的陈旧气息簌簌落落自指缝间掉下。
“这最里面的门,是……?”
里面有……什么?
是什么呢,在这里面。
动作极其缓慢地,他把双手握上了那门把,然后不自觉地些微颤抖——是因为黄铜表面的异常冰冷还是……因为心底莫名腾起的某种焦急感呢?

那简直就是幼童解开期盼已久的礼物包装时才有的心情。

手腕用力,向内推。
锈蚀的门轴吱吱呀呀扭开了身,空隙里吹来微凉的风。
门那一边的空间不大,似是个破败的庭院,又像是个陈旧的展厅,爬满蔓藤的倾颓廊柱间,玻璃柜里,展台上,错落摆放着许多东西,每一具都长着相似的样貌。
“化石……?”他走进去,疑惑着四下环顾。
“……都干瘪掉了。”四下看去,全是了无生息的久远尸骸,覆着时光的尘,安静无声地匍匐。
然后他回首,看见面前矗立着巨大的玄色骨架,似是种长着翅膀的大型生物,尖牙,利爪,颀长的尾,只余骨骼的双翅展开,似是振翅欲飞,又像是要仰头长啸,凛凛然威严如生。
“这到底是……”他伸手触碰那骨骼支棱的形状,手之所触皆是冰冷坚硬,玄铁般。

——试阅结束——

……说真的我只写到这里……这么久就写了这么点实在羞愧- -可是我……现在真·的·卡章了(扶额
呜呜呜呜看图写话都不会了吗我怎么能退步至此(撞墙

……话说很难写啊,因为这篇是子濑人中心,所以所有少女化文绉绉软绵绵(?)的词全部不能用我实在……语言匮乏OTL

……谁来救救我……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绍

夕海

Author:夕海
别名:猫狐、Suite
生性怠惰、多血质和黏液质混合人格,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但是没有恒心。
喜欢樱桃、橘子,绿茶味和风糕点,白巧克力和猫。
讨厌烟味,蒜头和姜。
不听音乐会死。
音乐主食:片雾烈火、霜月、奥华子、kalafinee etc
动漫杂食。

雌性同人写手但不是同人女。
BG控,BLGL萌爱不可。
雷穿越,雷自Y。

邮箱:mimirockman囧hotmail.com
囧→@

信条:“先挖坑,再死在坑里。”
——海因莱特笔下地战工兵座右铭。

最新文章

计数器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