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の城

猫之瞳,狐之尾。

Entries

【试阅】书柜的另一边 x 海琪

伪校园风初尝试
CP:海琪
平行世界、清水文
题目出自 御题50/忏毁 编号24



书柜的另一边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天空。
I
夕阳拖着橙色的裙,长长的拖沓的,漫过浅灰色水磨石地面,暗色和橙红,光影黏糊在一起,一片慵懒的昏黄。
闭馆通知已经响过了很久,四下都寂静着,她走来走去,四周只余下自己的脚步声落在大理石阶梯上清脆地响。

一排排书架间,陈旧纸张的气味沉沉贴在皮肤上,那些书,这里一堆那里一排的,安静沐浴在夕阳余晖里,昏沉沉倚在架子上,睡不醒的样子。还有一些书倚在她臂弯里,沉甸甸一沓,她垂下眼睑目光滑过手中一叠书册书脊上形态各异的字迹,一本一本细细辨认,很专注的样子。然后微微仰头,几不可闻地长长呼气,和缓地吹起几缕尘埃。

木制的梯漆成蜜蜡般的色,窄窄的梯级踩上去“吱呀”一声响。
她手里的书渐渐的少下去,然后她便再返回,自一旁的手推车上再取出一沓,再重复她的工作。
书架越高处的书越是少有人借阅,书册的厚度也愈是随之增加。她又踏上一步,鼻尖慢慢沁出细密的汗。

最后的几本都是有如青砖石一般厚重的模样,她挑了本稍微薄一些的书——正是放在书柜最高处的那一种。就算踩到梯子上也有点力不从心,她努力伸长手臂,把它对进它该在的那个位置,然后用力一推——
扑啦啦扑啦啦,纸张的扑扇声乱糟糟地响了一阵,她错愕地发现对面的那一格多了好大一片空白——然后还来不及惊讶,就听到书柜另一面隐约传来了声吃痛的闷哼。

……糟糕了。

她急慌慌地跳下梯子,一个趔趄几乎摔跤,顺手一整皱起的裙角,脚步匆匆转向书柜的那头,哒哒哒一连串清脆的响。
“刚才……那个,我不小心把书推下来了……非常抱歉!”目光甫辨认出一个模糊身影便忙不迭地弯腰致歉,脸埋下来,静默着等待预想中的埋怨。
对方没有回声。
她感到有目光落在她后颈,然后顺着脊椎滑下去。视线落点处生出种生硬的冷感,神经末梢被刺激,带出些微的刺痛。
长久的寂静,后颈上的压迫感,她不由地恐慌,牙齿在下唇上留下一排微红的印。

……而后那种冷冽骤然消去,一沓书出现在视线里,下面是一双手,骨节分明,修长而白皙。
她怔然,下意识接过,甸甸的重量一坠,身子晃了晃又站定,她长吸口气才回过神,急忙一抬头却被阳光晃了眼,眯起眼只见到颀长的身影逆着光,背景是熔金一般的炽热夕阳,以及窗外那燃烧起来一般的天空。
以满目的冶艳橙红为背景,她清楚地看见,一双与她同色的冷冽双眼,正俯视着,目光冷然。

——说是同色也不尽然,严格来说,是比较深一点的颜色吧,纯粹的,帝王蓝色。


————试阅结束————


……最近在写这个,既狗血又白烂的东西囧
校园风真的不好写啊不好写尤其是社长个性好难抓还要死命控制着不加糖(撞墙

现在在考虑要不要给社长写庆生文……可是没啥写甜文的灵感啊,又不可能拿悲/虐文去给人家庆生我这不找死吗(哀

不想写CP倾向很明显的但是我只会写海琪嘛(二次撞墙

……总之先拖拖(扶额

Comment

No title 

社長你快點撲上去啦啦啦---(指
海琪試閱心癢癢的(掩面)
好久沒來一打開看到這個好刺激喔(揍

社長生賀要是是悲/虐文我第一個抄起槍來喔wwww
(被打死)

No title 

·A· 嘛,那樣的話我就自我了斷不需懺親你動手啦(舉槍對著太陽穴

哎呀什麽撲上去,這篇我都寫了是清水文啦XDD
這篇專欄那裡會第一時間更新喔要去看

那啥,估計我生賀趕不及,因為預定的題目的原始素材是日站的套圖……目前日文還未翻譯完全||||||||
  • posted by 夕海 
  • URL 
  • 2009.10/17 18:03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绍

夕海

Author:夕海
别名:猫狐、Suite
生性怠惰、多血质和黏液质混合人格,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但是没有恒心。
喜欢樱桃、橘子,绿茶味和风糕点,白巧克力和猫。
讨厌烟味,蒜头和姜。
不听音乐会死。
音乐主食:片雾烈火、霜月、奥华子、kalafinee etc
动漫杂食。

雌性同人写手但不是同人女。
BG控,BLGL萌爱不可。
雷穿越,雷自Y。

邮箱:mimirockman囧hotmail.com
囧→@

信条:“先挖坑,再死在坑里。”
——海因莱特笔下地战工兵座右铭。

最新文章

计数器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