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の城

猫之瞳,狐之尾。

Entries

[YGO同人]私とワルツを(CP:塞琪)

BGM:http://music.fenbei.com/11400911


这里的故事,源自《游戏王》漫画37卷的133-134,视频“私とワルツを”的54秒,本人能力有限,仅仅能发挥到如此地步罢了。
见谅。
PS:文中日文混中文为鬼束千寻的私とワルツを的歌词及翻译。
PS2:感觉跑了+懒病发作下……结果这文完结的非常痛苦……也非常渣渣渣……OTL

私とワルツを 与我一起跳华尔兹
時計は動くのをやめ 时钟停止了转动
奇妙な晩餐は静かに続く 奇妙的晚餐静静地继续着
何かを脱がすように 好像在努力摆脱着什么


他攥住她的腕,向一个方向奔跑,身后的宫墙顷刻间坍圮殆尽,脚下的土地呻吟着,一阵阵战栗。
天空像是被撕开一般,光明扭曲着片片剥蚀,片片掉落,黑暗狰狞地篡夺了原有的空间,让这被太阳神庇护了千万年的土地瞬间蒙上无光的帷幕。

もうそろそろ口を閉じて 我们应该就此闭口不言
分かり合えてるかどうかの答えは 因为我们不知道彼此是否理解
多分どこにも無い
それなら身体を寄せ合うだけでも 只需要将身体靠在一起


他始终没有回头,不发一言,只是将手腕上的力量又加重了些,她踉跄着跟随他的步伐。
她望着他的侧脸,那刀刻般的俊朗线条,心里突然有一点乱。
他曾经说过,她拥有照亮一切黑暗的光芒,但此时,她分明看见,在那个男人的前方,有耀眼的光芒,将所有的黑暗都划破。
她甚至想,那个男人的前方,定是在这世上她唯一所往,只要跟随他……
一直这样走下去……
一定……

優しいものは とても恐いから因为我害怕温柔的人
泣いてしまう 貴方は優しいから因为你太温柔 我不禁哭了起来
誰にも傷が付かないようにと不要为了不伤害任何人而独自跳舞
ひとりでなんて踊らないで
どうか私とワルツを请与我一起 跳一曲华尔兹吧


神殿往昔的奢华与庄严淹没在彼此覆压的残垣断壁中,在没有前路的尽头,他停步,然后松手。
“走吧!”
“听好,尽快离开这城,逃到战火波及不到的地方!”
“快点走吧!”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显得严厉,一次次催促身后的少女逃离,却不敢回头直视她的面容。不敢回首,否则他清楚自己心里的某处就会开始动摇,那种微妙的情感,在此时此地是种该受唾弃的软弱。
他很清楚目前的状况,她若留在他身边,若他任凭那种感情孳生,她所面临的就只有不可逆转的死亡。
谢谢你,塞特大人……
琪莎拉,别被黑暗所俘虏,寻求光明!

是未出口的告别,是未曾表露的心意,却是不曾想过的诀别。
他听着少女远去的足音,觉得心里猛地一松,却依然是沉甸甸地悬着。
手心里有一些潮湿,那些微残留的温度让他有些贪恋。
若能……
再久一点……
——他终究还是握不住手心里的温度,越害怕失去的,越不想放手的,终究会被命运掠夺……
没有人可以从这逆时的轮回中逃脱……

この冬が終わる頃には这个冬天结束的时候
凍った鳥達も溶けずに落ちる冻僵的鸟儿们没有融化 跌落下来
不安で飛べないまま因为不安 无法展翅飞翔

あとどれだけ歩けるのだろう究竟还要走多远?
きっと貴方は世界の果てへでも
行くと言うのだろう你一定会说 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吧
全ての温度を振り払いながら就这样轻轻拂去所有的温度


黑暗的使者矗立于前,声嘶力竭地质问:“为什么……儿子……”
“为什么要放走那女孩……只要你用千年锡杖的力量从那女孩身上将神抽出,你便可成为王啊!”
她在奔跑中频频回首,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远离,看着他孤独地僵立于残垣间,四周的黑暗浓重得令人窒息。
她最终仍是停下了步伐,满心的痛苦压迫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父亲……
记忆深处的慈祥面容怎么也无法和那面具下的狰狞面孔重合,那稀薄的温暖记忆自骨髓深处翻腾起绵长的痛。
他咬牙吞下涌至喉间的苦楚,语调低冷:“……我所引以为傲的父亲,已在昔日的战场上……勇敢地为国捐躯了。”
“……”这寥寥数语对阿克那丁来说不亚于当胸刺入的匕首般锥心,他叛离兄长背弃国家,甚至不惜将自己的灵魂拱手相让于黑暗,都只是为自己的儿子铺平那通向王座之路……想不到十余年的苦心积虑,竟只得到如此回应,满腔的愤怒和不甘令那面具后的脸孔更加扭曲。
“也罢……我现将神赐给你……”恼羞成怒的黑暗神官,将这残酷的宣言,用恶毒的语气一字一句狠狠吐出。
什么忠诚,什么依恋,统统由我替你粉碎吧!王者不需要那些可笑的感情!

失う時が いつか来る事も失去的时光 总有一天会回来
知っているの 貴方は悲しい程这一切 你都心痛地明了
それでもなぜ生きようとするの为何仍然努力生存下去
何も信じられないくせに尽管对一切都不信任
そんな悲しい期待で只凭着那一点凄凉的期待


袭向她的黑色弧光扭曲如狩猎的蝰蛇,死神的步伐是任何人也无法企及的迅速,只是几个刹那,数次眨眼间,如花生命便在少女身体里片片凋零。
他满心惶恐地伸手,却什么也抓不住,挽不回,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女的柔弱身躯一瞬间僵硬如干朽之木,瑰丽的海水色双瞳渐渐失去光泽,但她身上的光芒却越发耀眼,那光芒有着熟悉的温暖,将黑暗一点点照亮,一片片驱逐,到最终眼前只有一片炫目的白。
她那奢华如水银的银色长发在风中扬起,像是慢慢展开的羽翼,身体却像折翅的鸟一般坠落。
有着蓝色双眼的白色巨龙,在那片光芒中昂首长啸,拥有驾临于世的强大威严和力量。
他望进白龙的双眼,有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自左边第三根肋骨之下的小小空间,随着澎湃的血液涌向全身每一处,带来无休止的阵阵苦涩的颤抖。

優しいものは とても恐いから因为我害怕温柔的人
泣いてしまう 貴方は優しいから因为你太温柔 我不禁哭了起来
誰にも傷が付かないようにと
ひとりでなんて踊らないで 不要为了不伤害任何人而独自跳舞
不思議な炎に 焼かれているのなら如果你正被不可思议的火焚烧着
悲鳴を上げて 名前を呼んで就请叫出来吧 呼唤我的名字
一度だけでも それが最後でも就算只有一次 就算这是最后一次
誰にも傷が付かないようにと不要为了不伤害任何人而独自跳舞
ひとりでなんて踊らないで
そして私とワルツを 然后与我一起 跳一曲华尔兹吧

她在他身后静静驻足,凝望着那背影,用很专注和平静的神情,久久地凝望,任凭死亡的气息一点点攫上她的咽喉,然后缓缓阖眼,有熹微的光芒滑入眼睑,在盈满眼眶的黑暗中,刹那间晕染成一片刺目的白。
光明在黑暗中为她展开帷幕,冥冥间似有神明在她眼前将命运预演的戏码一幕幕铺开。
她看见黑暗自这片土地上溃逃,光明重新归还于天地间。
她望见褐发的神官在废墟上久久驻足,看着他自年轻法王手中接下王权,以王者的身份俯瞰这片土地……

猛然有种寒意自脊髓蜿蜒爬上,寸寸将意识与身体剥离,身体仿佛失却重量,她发现自己正不受制地仰面倒下。
她睁眼所见只是一片模糊不清的惨白,依稀感到有风穿过发间,在耳边擦出细微的轻响。
“神,就要诞生了……”那刺耳的狞笑在她听来只是模糊不清的嘈杂,四周慢慢变得万籁俱静,体温随着死亡的脚步被一丝丝抽离,她仿佛正沉向无底的沼,全身都浸没于那无温度的死寂中。
……琪莎拉……
却偏有未曾出口的呼喊,像是沼底无迹可寻的暗流,自意识最深处蓦地升起,翻腾起串串细小的水泡。那声音于她是熟悉又陌生的铭心牵绊。有种暖意自心底蔓延,像是顽强延燃的细小烛火,让她深陷于浑噩中的意识清醒了些许。
……塞特大人……
她轻声复述那个名字,心情平静如无波澜的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那淡然微笑在那一刹那美得摄人心魂。

どうか私とワルツを 请与我一起 跳一曲华尔兹吧
……至少,我能和白龙的光芒一起,守护着你……

随后她便陷入永恒的沉眠。

白龙在空中展开翅膀,在阳光下投下大片温柔的阴影。

褐发的神官仰望空中那耀眼的身影,目光中常不经意滑过一丝丝温柔的印记。

他和她,彼此间仍旧拥有最亲密的距离。

——END——

作者废言:不管了,潦草结尾了……别打,要打也不准打脸!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绍

夕海

Author:夕海
别名:猫狐、Suite
生性怠惰、多血质和黏液质混合人格,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但是没有恒心。
喜欢樱桃、橘子,绿茶味和风糕点,白巧克力和猫。
讨厌烟味,蒜头和姜。
不听音乐会死。
音乐主食:片雾烈火、霜月、奥华子、kalafinee etc
动漫杂食。

雌性同人写手但不是同人女。
BG控,BLGL萌爱不可。
雷穿越,雷自Y。

邮箱:mimirockman囧hotmail.com
囧→@

信条:“先挖坑,再死在坑里。”
——海因莱特笔下地战工兵座右铭。

最新文章

计数器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