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の城

猫之瞳,狐之尾。

Entries

【YGO(游戏王)同人】Alone(CP:塞琪)

为日站同人视频写的配文……结果因为这些视频的无端转载和日站的作者们闹得很僵……当然我,只是个写手而已,同人的同人,肆意的再创作罢了……


谨此此文献给友人綵紅┿Peach,暨塞特X琪莎拉同人视频《Alone》之名纂文,以此纪念那在三千年之前消失的生命与爱情……
文劣伤眼勿怪。

《Alone》

在无止境的窒人黑暗之中,化身为白色巨龙的美丽少女,自那划破黑暗的璀璨光芒中现出身形,淡定温柔的笑颜,语调坚定:“不可以被黑暗所迷惑……Seto大人……”他可以清晰记得那一时刻少女给他的,轻如拂面微风般的拥抱……分明虚无的拥抱,却有着让人心安的温度,是那曾经径自从他指尖滑走的熟悉温暖感觉。他看见少女那月光般奢华的银色长发在面前扬起,就像是白龙在月下张开的双翼。
……然后便戛然而止。
赐予他救赎的少女躺在瓦砾间的身体早已冰冷。
不管什么时候醒,幻觉终究代替不了真实,梦始终只能带来虚幻的温度。

每到黄昏时分,王宫外的天空便会被如同血染般绚烂的云堆砌成火焰一般的浓重色彩,白昼时分燥热的阳光在此刻也有着出乎寻常的温柔。在这样的时刻他也享有难得的闲暇,过分静谧的气氛最适于让回忆发酵,只要闭上眼睛许多过去的事情便会在眼前浮现,每一件都清晰得宛若发生在昨日。
有许多事情,即使过了数个年月也始终是清晰如初。那个黑暗吞噬光明的漫长黑夜,即使久违的黎明终究回到了埃及的土地上,尽管黑暗终究难敌光明,但有些生命的消逝,是留在历史中的深重伤痕,永远不会抹灭。
栗色长发的少女收起笑容仰望天空,颈上的千年轮泛着暗淡的冷光,黑发的女神官神情黯然,倚在廊柱一角遥遥望向高墙上端,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忧郁。
只是怀念,那些已经永远离去的人们。譬如少女的师长女子的故交,那个用生命实践了忠诚的温和男人,又比如那位自黑暗中拯救了这国家的年轻法王……都是将在历史上留下光辉功勋的伟大名字。
但是她的名字……终究只能埋没于历史的沙尘中。
K•I•S•A•R•A。
每一个字音都带着温柔的韵脚,他肯定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名字。其实不只是名字而已,对他来说只要稍稍回想一切都会在面前浮现,银发蓝眼少女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每一句自她口中吐出的温柔的话语他都不曾忘记,并不是刻意想记得的,只是忘不掉……而已。

在那一个漫长黑夜结束的某个白昼,他在神殿的瓦砾间寻到了某件沾染着黑暗气息的遗物——千年眼。那躺在掌心的物件在阳光下泛着阴冷的光。
某种莫名的情感涌上心头,对象是千年眼那曾经的持有者——沦为黑暗力量走狗的神官,阿克那丁,或者确切点说,是他认为已经在十余年前去世的父亲。
……也是杀死她的凶手。他想。
幼年时期对于父亲的记忆比水还要稀薄,但是他仍然能回想起多年前那个黄昏,告别时分父亲放在自己头顶的手掌留下的温度,以及那慈爱的眼神,那是那男人最后一次以父亲身份留给他的印象,是纯粹的温暖,那种温暖的名字叫“父爱”。或许就是因为这种稀薄的温暖,使他自始至终无法对那个男人报以“恨”这种情感。
心情是种复杂的苦楚。

那场浩劫结束之后的短暂空隙,他又回到那个地方。残垣断壁间,少女纤弱的身体静静躺在冰冷的石板上,神情平和得仿佛只是在熟睡——可惜他曾亲眼见证了她的死亡。
——他将一支百合放在她胸前。
——有着修长茎节的百合花,单薄纤弱的花瓣,清雅的香气,正开得灿烂。
有种绵长的痛苦感觉横梗在他喉间,悲伤、痛苦、自责……种种强烈的情绪混杂在心里,一点一点,酝酿着锥心刺骨的苦痛,愈发膨胀。
……却无法表达,他用理智管束的胸中涌动的强烈情绪,况且他在表达感情方面一向薄弱。
他终究只能默默地望着,任凭心在痛苦中一点点皱缩成团。

包裹在手绢中的,被她保存在贴身之处的。
石榴木材质的梳子,镀着金质的纹样,镶嵌于其上的绿松石透着幽暗的光芒。
纤尘不染,表面被抚摩的羊脂一般温润,一看就知道是被主人妥善保存的。
猝不及防的惊愕,他只觉得心猛地悬起,随后又重重下坠,沉甸甸地难过。

“……这个是……”她望着躺在手心的木质发梳,有些惊异地问道。
“收下便是了,反正是你用得着的东西吧。”他的语气生硬而不耐烦。
“可是……为什么……”她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眼神中的忧郁又加深了些许。
“……”他不自觉地皱眉,暗暗咬牙后不着痕迹地转身离去。年轻神官的绝佳口才在那个柔弱女孩面前全无施展空间,这确实有够尴尬。
诚实点坦白,他确实不喜欢看到她那样的表情。又或者可以说,他不愿意接受更多的追问,因为那个所谓的“为什么”的答案,他自己也说不清。
反正他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在例行巡视的途中注意到那个东西又不明所以地想到或许自己的“客人”需要一把这样的梳子……天知道他什么时候注意到那少女的银色长发近日来略显蓬乱的,反正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一般发生。

记不清是在哪一个白昼,他站在城楼上俯视平台上的少女,明明该是例行的放风时间的监视,可他发觉自己无法从她身上移开目光。
她在眺望远方,海水一般深邃的蓝色瞳孔里依然是化不开的浓重忧郁,银色的发飘扬在干热的风中,像是鹮的羽翼。
从头到尾他一直在默默地注视,默许那种说不清的感觉在心里慢慢孳长,那是种带着些微温暖和酣甜的古怪滋味,虽然很陌生,但一点不令他反感。
——谁也不知道这分牵绊会在三千年后以怎样的面貌延续……

——心痛如绞。
终究无法承受那份沉重的痛楚,他跪倒在地,将少女冰冷的身体抱起,紧紧地,抱住。
究竟伤痛欲绝是怎样的滋味他终于在此刻明了。
一切的一切都不可挽回。
在开始之前便夭折的爱,如同未开放就凋零的花,是种极致的凄美。


不知道这是第几回,他站在沙漠中仰望天空。强烈的阳光中,隐约可见到一些陆离的斑纹。
白龙的石板依然留在原处,昔日的残垣断壁已经消失,蛮荒的瓦砾间,不知从何时开始,有百合花,在静静生长,开放。
这个地方他是时常来的,每次当天空中隐约出现白龙的影子时,便倚在石板旁,闭上眼睛。
往往不需太长的等待,就能感觉到一个温柔的拥抱,那感觉,是非常熟悉的温暖。

“Seto大人……”
声音里有着温柔的笑意。

————END————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绍

夕海

Author:夕海
别名:猫狐、Suite
生性怠惰、多血质和黏液质混合人格,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但是没有恒心。
喜欢樱桃、橘子,绿茶味和风糕点,白巧克力和猫。
讨厌烟味,蒜头和姜。
不听音乐会死。
音乐主食:片雾烈火、霜月、奥华子、kalafinee etc
动漫杂食。

雌性同人写手但不是同人女。
BG控,BLGL萌爱不可。
雷穿越,雷自Y。

邮箱:mimirockman囧hotmail.com
囧→@

信条:“先挖坑,再死在坑里。”
——海因莱特笔下地战工兵座右铭。

最新文章

计数器

您是第

位访客